今日码报开几号
您好, 欢迎来到中国美术协会网 [请登录] [免费注册] 商铺建站 | 艺术家建站 | 美术企?#21040;?#31449; | 艺术通 | 管理助手 | 设为首页 | 添加到收藏夹 |
中国美术协会网
搜索排行榜
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资讯 > 正文  

走近张仃

作者:李兆忠   时间:2017-2-17 15:31:00 点击次数:4669

    在?#19994;?#21360;象中,张仃先生是一位沉默的贤哲 ,对艺事从不夸夸其谈;与他相处,可以 体味“大音稀声”的神奇境界。作为一位大艺术家而不轻言艺术,除了证明他对艺术的?#27425;分?#24515;,本身就是对艺术的最好的诠释。
    ?#27426;?#30001;于崇高的艺术威望,张仃先生的沉默常被打 破,这种打破,?#20808;?#33258;称为“被迫谈 艺”,他的第一本美术评论集,就叫《被迫谈艺录》。 这种“被迫”,对于艺术爱好者们无疑是福音,使人们有可能了解一个大艺术家神奇的精神世界, 借此领略一部活生生的现代中国美术史。
    张仃先生的谈艺大致可分三类: 第一类是针对当下中国美术状况及趋?#39057;?#21457;言; 第二类是对艺术同行的评介;第三类就是他的画?#31232;?#19977;者互相映照,构成一个 有机的整体,精英与草 根、古典与民间、本土与西洋,在这里沟通交流,圆融无碍,形成一座美学上的“立交桥”,得力于它的存在,中国?#36125;?#32654;术血脉畅通。
    张仃第一类谈艺文字中,代表性篇章有《谈漫画大众化》(?#20445;梗常福ⅰ?#28459;画与杂文》(?#20445;梗矗玻ⅰ?#20851;于中国画创作继承传统问题》(?#20445;梗擔擔ⅰ?#35848;“一点”之美 》(?#20445;梗叮玻ⅰ?#20174;头开始》(?#20445;梗福叮ⅰ?#20851;于“笔墨等于零”》(?#20445;梗梗罰ⅰ?#23432;住中国画的底线》(?#20445;梗梗梗?#36825;些文?#24405;?#35777;二十世纪中国美术史的各个阶段, 表明一个事实?#22909;?#24403;中国美 术发生危机,思潮发生 倾斜,艺术本?#26102;?#24322;化时,张仃总是挺身而出,发出自己的声音,力纠时弊,?#27425;?#33402;术 的尊严与品位 ,起 到了中流砥柱的作用。
    《谈漫画大众化》是迄今发现的张仃最早的一篇美术评论,?#20174;??#20445;梗常?年冬,其时张仃二十一岁,正带领着一支抗?#31456;?#30011;宣传队, 颠沛流离在内蒙古伊克昭盟大漠中。 作为一名自学成才的左翼漫画青年, 其思想之成熟, 审视艺术形势之高屋建瓴,不能不令人惊异。 文中指出:一个中国作家的作品,必须表现出中国人的民族性,抓住中国人的典型,要有大陆气候,闻出黄土的气息来。 他还指出: 大众化不是无原则地标新立异, 也不是庸俗化,使艺术降 质,而 是用现代绘画技巧 描写工农 ,同时在民间艺术中吸取养分,经过创作实践,使欧化艺术与民间艺术发生变异, 化为中国老百姓喜闻乐见的民族形式。 这些观点, 经受了历史的考验,堪称中国现代美术史论的黄钟大吕。
    张仃后来到?#25628;?#23433;,进了“鲁艺”。具有反讽意味的是, 在这所以他最崇拜的人——鲁迅的名?#32622;?#21517;的学院中, 他成了另类, 这必须归于他独行不羁的个性和对漫画艺术规律的坚持。 刚到延安时, 张仃技痒, 给“鲁艺”的文化人画了一批漫画肖像 ,手法比 较夸张,结果被认为是 “丑 化革命干部 ”,受到 了批判 。 张 仃后来 离开 “鲁艺”,到“文抗”,改行搞起美术设计。他的不平之气后来在《漫画与杂文》 一文得到了抒发, 文章旗帜鲜明地指出:“夸张和变形是漫画杂文的两件法宝。 有了这两件 法宝,漫 画杂文便‘一身是胆’;如果取消,就等于解除武装,漫画就只剩下了‘画’,杂文就只剩下了‘文’,像士兵丢掉了子弹和枪支,只剩下光杆一个 ‘人’一样。 ”张仃如此 坚决地?#27425;?#22840; 张与变形,视之为漫画杂文的基本艺术规律,有特殊的语境:当时延安盛行一种观点,认为革命根据地只能歌 颂,不能 暴露;夸张和变形属于暴 露的范畴 ,只能用于敌人,不能用于人民。 在张仃看来,这种看法 未免偏狭,因为“人类社会有矛盾,?#34892;?,有 泪,就 有讽刺,有谁能认识客观真 理,不 怕真理,也就不 怕?#20174;?#23458;观真实的 含有真理的讽 刺”,“讽刺的本质, 在于透?#27807;?#35748;清真理, 对于敌人无情地攻击,对于自己严正地批评”。 这些观点中包含着超?#21483;?#30340;普世价值,属于鲁迅的思想谱系。为了证明讽刺的价值, 张仃援引瞿秋白评价鲁迅杂文的文字和苏联漫画家、讽刺作家的作品,援引鲁迅肯定讽 刺的观点及其名篇 《这样 的战士》,可 谓不遗余力。 值得一提的是, 此文发表的时候, 正是延安文艺座谈会召开期间, 艺术家们的独立意志、 自由 思想为革命“收编”,统一到 “为工 农兵服务 ”的革命工具论之下, 此时张仃仍顽强地维护漫画的艺术规律,并且以鲁迅笔下的“这样的战士”(特立独行为真理而奋斗的战士)自勉,彰显了艺术家的真性情。
    ?#27426;?#24352;仃最终也被整合到革命的机器中,成为红色政权中分管美术的成员之一。 这一政治身份 的确立无论对张仃 个人还是对中 国?#36125;?#32654;术 ,意义均不可小看。就前者而言,它给张仃提供了广阔的驰骋才艺的空间, 奠定了未来宏大的艺术格局 ;就后者 而言,由于有了这顶“保护伞 ”,中国?#36125;?#32654;术焕发出一种活力。上世纪五十年代,受东西方冷战的?#36299;歟?中国文化思想的思潮由 “全盘西化”转向“全盘苏化”,俄式的“社会主义现实主义” 占据统治地位, 庸俗的写实主义将中国美术引入狭窄的死胡同,引起有识之士的抵抗。在这个博弈的 过程中,张仃扮演了一个重要 的?#24039;??#20445;梗擔?年美术界爆发中国画问题的大讨论,张仃发表了《关于 中国画创作继承传 统问题》一文,在文章中 ,作者左右开弓, 对虚无主义和保守主义分别作出批判 ,呼吁画 家深入生活,发展传统技 法,创造出?#20174;呈贝?#31934;神的新中国画。值?#20204;?#35843;的是,张仃对虚无主义作了更为严厉的抨击,在他看来,?#36125;?#21457;生翻天覆地变化,中国已是一个独立的主权国家,文化 上的复兴任重道远 ,工作的 重心应当由 “破 ”转为“立”;保守主义历经扫荡,其消极的本质人们已看得比较清楚,相比之下,虚无主义以激进的?#39042;?#21644;时髦的理论装?#21361;?#26356;具蛊惑人心的力量,对艺术具有釜底抽薪的破坏消解作用。 张仃在反?#25932;?#26080;主义对中国画“落后”、“不科学”的无知之论后,这样写道:“虚无主义者,假借反保守主义,以反封建的?#39042;?#32473;人以‘左’的进步印象,并有?#21830;?#30340;‘先进技法’之类的‘理论’,很容易以粗暴的手段对民族绘画优良传统加以破坏, 对处于困难阶段的中国画创作加以摧?#23567;?……其实,中西画不应该对立,而是可以互相借鉴的,而虚无主义者,却把西洋画看做是与中国画‘势不两立’的。 ”值?#20204;?#35843;的是,张仃并非纸上谈兵,就在此文发表前一年,张仃与李可染、罗铭结伴南下,尝试中国 画对景写生 ,创作出一批具?#34892;?#24847;的中国画, 疏通了中国画与自然的血脉, 以实际行动澄清了保守主义与虚无主义对中国画的错误认识。
    ?#20445;梗叮?年 1 月 ?#20445;?日《光明日报》发表了张仃的《谈“一点”之美》,这是 当时仅?#26377;?#19977; 天的关于形式美问题讨论的收场之作。这篇小文,依今天的眼光看,或许有人觉得所谈不过是一些美学常识,在当时?#20174;?#30707;?#38138;?#24778;之功。 中国文艺界解放后经过历次严酷的政?#38395;性?#21160;,尤其是?#20174;?#26007;争之后,到六十年代已是噤若寒蝉,万?#30757;豚常?#21482;剩下虚张声?#39057;?#25919;治标语口号。张仃此举,看上去是在探讨 “形式美”, 其实是对愈演愈?#19994;?#24248;俗社会学的巧妙反抗。此文从艺术形式美最微小、最基本的单位 “一点”出发,广征博引,说明形式美有相对的独立性, 这对庸俗社会学以革命的大义名分消解艺术是一次有力的狙击。这种反抗,在张仃的艺术实践中有更为惊世骇俗的表现,差?#27426;?#21516;一时候,张仃推出了一批被人称作“毕加索加城隍庙”的彩墨装饰画, 将中国民间绘画与西方现代绘画有机地结合到一起,大胆的变形、绚丽的色 彩、自由放纵的笔墨,在当时的中国画坛可谓?#23637;?#20256;响,“文革”时给他带来了灭顶之灾。
    “文革” 结束, 中国迎来改革开放的新时期,思想获得解放的同时, 又带来了空前的混乱, 其中较为 突出 的, 是民族 文化 虚无主 义的 再度兴起。 作为历史的过 来人, 经过 “文革” 的炼 狱,张仃的艺术立场更加坚定, 文思更加深邃。 上世纪八十年代, 受西方现代主义潮流的裹挟, 画坛冒出危言耸听的“中国画穷 途末日”论,张仃立?#20174;?#20197;澄清,提出“没有中国画的危 机,只有中国画家的危机”。 上世纪末,吴冠中提出“笔墨等于零” 的?#20107;郟?#24352;仃发表《守住中国画的底线》、《关于“笔墨等于零”》等文章与之商榷。 这些文章站在人类文化多 元互?#26500;?#23384;的高度 ,对中国 画“笔墨”的艺术内涵及其价值作了精辟的阐释, 辩驳了吴冠中对“笔墨”(毛笔加墨汁等于泥巴 )的误 解,呼吁守住“笔墨”这一道中国画 的底线,在艺术界 引起强?#19994;?#21453;响,至今不歇。
    张仃的第 二类谈艺涉及 众多的艺 术个?#31119;?#20854;中有:鲁迅、张光宇、黄宾虹、齐?#36164;⑴颂?#23551;、朱屺瞻、王森然、陆俨少、李可染、卫天霖、吴冠中、叶浅予、张正宇、丁?#31232;?#26446;骆公、黄苗?#21360;?#37057;风、韩羽、袁运生、肖惠祥、王树村、梁任生、郑于?#20303;?#24352;淑敏、?#31216;印?#26446;鸿印、岳景融、?#25932;?#30707;、李宝林、姜宝林、赵振川、王小?#20254;?#29579;月良、陈辉、李家骝、陈平、赵卫、周氏 ?#20540;?、冷冰 川、 亚妮 、卜 镝、东 山魁 夷 、毕加 索 ……看到这个长长的名单, 人们或许会惊?#21462;?确实, 在中国?#36125;?#22823;师级画家中, 没有第二个人像张仃那样给艺术同行写下过那么多的评论, 论及对象中 有知名的艺术大师 , 有?#24310;?#32780; 出的新秀 ,也有名不见经传的艺人, 甚至有儿童;有漫画家 、国画家 、油画家 、壁画家 、摄影 家、设计 家、民艺家 ……读着这些文字, 人们在感受一个艺术守望者虔诚与敬业的同时, 亦可领略一个艺术通家的胸怀与气?#21462;?br />     艺术史上素来多出名家,少出大家,尤其是通家。所谓通家,由丰沛的艺术天?#22330;?#36229;常的生命能量与?#21183;?#30340;人格合成, 古与今、 东与西、 雅与俗,还有艺术门类的壁垒,都不足以限制他 ;他?#23616;本?#25226;握对象,敏锐准确,不会走眼。张仃正是这样一位罕见的通家,体现在谈艺上,就是“杂”与“准”的统一。 张仃几 乎在所有的美 术门类(漫画、装饰画、壁画、水墨画、焦墨画、油画、农民画 、儿童画、岩画、漆画、雕塑、蜡染、木?#35745;?#24433;、?#26223;?#24180;画,乃至民间玩 具)?#21152;?很深的造诣,对西 方现代美术也是轻车熟路,从康定斯基、梵高、毕加索、多?#35013;!?#20052;治•格罗斯、东山魁夷 ,一直到 苏联、东欧的绘画都了然于胸。同样,张仃的文学修养也很不一般,当年就深 得诗人徐迟的赞赏 ,唯 其如此,他?#25293;?#20889;出《鲁迅先生作品中的绘画色彩》(?#20445;梗矗玻?#36825;样的妙文。在康定斯基的色彩理论刚刚传到中国,很多人还莫名其妙的时候,张仃已了然心胸,对它的质疑也相当到 位;?#21360;?#38463; Q 正传》中阿 Q 与小 D相殴,“在钱家的粉墙上映出一个蓝色的虹形的影子”,张仃读出了鲁迅的 西方现代绘画 修养和“印象派”的色彩感觉,因为只有在印象派的色彩感觉中,“影子” 才会是蓝色而不是黑色的。 张仃的这一发现非常重要, 证实了鲁迅与西方现代绘画关系, 这对鲁迅研究中粗鄙简单的庸俗社会学是一种有力的质疑。
    张仃谈艺的特点是直?#21360;⒅势櫻?#31508;端常带感情。 在《试谈齐、黄》(?#20445;梗擔福?#37324;,张仃以生花妙笔对齐?#36164;?#40644;宾虹作了精到的解读。其时黄宾虹的价值?#24418;?#20026;世人认识, 张仃却将他与齐?#36164;?#30456;提并论,称为“南黄北齐”,其中这样描述两位艺术家的风格:
    齐?#36164;?#20808;生的笔墨,简到无可再简, 从一个蝌蚪 、一只小鸡到 满纸 残?#20254;?#19968;片?#20234;郑?#37117;是以极简练的笔墨,表现了极丰富的内容。
    黄宾虹先生的笔墨,繁到不能再?#20445;?#23588;其到晚年的 时候,越是画兴高、画意浓、画到得意处,越是横涂纵抹。近看似乎一团漆黑,?#24605;覆?#30475;看,真是玲珑剔?#31119;?#27668;象万千。在极繁复的画面上,令人感到处处 见笔,?#26102;视?#24773;,单纯而统一。
    这是何等精到的论述!堪称字?#31181;?#29585;。同样,在《张光宇的 装饰艺术》(?#20445;梗叮保?#37324;,张仃首次从中国装?#20301;?#30011;发展史的角度,对张光宇以明确的定位,指出“他是我们同 ?#36125;?#20013;最值得深 入研究、最具?#26469;?#24615;的装饰艺术家”。文中对张光宇的造型特征作了精辟的分析,比如这样论述张的放收之法: “艺术贵于能?#25293;?#25910;,收放得宜。如长江入海,源出于昆仑,经高山峻岭, 迂回曲折是其收; 既出三峡, 一泻千里是其放。 ?#34892;?#30011;家, 终生苦于能收不能放,或能放不能收; 或失败于宜放不放、 宜收 不收。装饰艺术可贵之处, 在于 收时分 毫之间,?#23478;?#35748;真推敲, 如京剧身段的尺寸, 甚至要做到近于刻板,放时则天马行空,随心所欲不逾矩。张光宇抓住了装饰艺术的基本规律, 平时极注意后台基本功,一笔一划之间,要求极严,而在创作时,?#24544;?#27714;大放特放,丢掉任何框框。他的构图经验是先放后收,起笔时,可在画面上纵横 驰骋,充分表达 内心 的感受 与幻 想, 一泄无余,然 后渐 渐地把构图肯定下来,形象凝 固起来, 直到一笔不可多, 一笔不可少的精确的程?#21462;?rdquo;这真是知己之论。
   张仃的文章中,谈毕加索的只有一篇,却是极有分量的一篇。 ?#20445;梗福?年毕加索的原作首次来华展出,美术界沸沸扬扬,众说纷纭,人们想起了张仃,几 家报刊竟相?#20960;澹?#24352;仃几经 推辞,终于写了 《毕加索》一文,从多个角度?#21592;?#21152;索的艺术语言进行了翻译。 出于某种原因, 张仃在相当程度上把毕加 索纯净化了, ?#27426;?, 作为毕加索 的真正知 音,他为中国人走进毕加索的世界, 提示了可靠的路标,其中这样写道:“毕加索不论怎么变形和夸张,总能从他的作品中找到生活形象与?#36125;?#33033;搏。 虽然 , 他的作品中有大 量的抽象规律 , 但我认 为,他始终是个具象大师。 他从未凭偶然的灵?#26012;?#21457;来 进行创作, 他的创 作, 每一笔都 来?#20174;?#29983; 活,?#21152;?#29616;实根据, 他是非常勤奋, 非常谦虚的人。” 对于刚从“假、 大、 空”的陷阱走出来, ?#20540;?#21521;西方现代派的中国美术界, 这不啻是一副极好的清凉剂。
    张仃自谦不善逻辑思维。 确实, 他的谈艺看上 去并 不高 深, 但 细细 咀嚼, 却是 句句切 中肯綮 , 意 旨深 远, 这 不正 是大艺 术家 谈艺的 风范吗?比如:“我宁可看八大山人的几根线,也不愿看郎 世宁画得那么的圆 满”;“我宁可欣赏 一块民间蓝印花布,而不喜爱团龙五?#24335;?#32526;”;“没有中国画的危机,只有中国画家的危机”;“当一种艺术开始模仿另一种艺术时, 这种艺术就开始僵化; 当一种艺术拒绝向另一种艺术学习的时候, 这种艺术就 开始没落”;“嘲笑毕加索 ?#27426;?#32472;画, 好比一个精于加减乘除的人, 认为爱因斯坦与数学无关一样 ”;“没有 一个大 艺术 家是不 关心 人类 命运的 ” ……这种举重若轻、掷地有声的表达,恰是谈艺的极品。
    ?#27426;?,张仃的 谈艺中,最见性情 的,还是他的画?#31232;?br />     张仃画跋?#21152;?ldquo;文革”后期,在此 之前作画从来不题?#31232;?题跋原是中国传统文人画不可缺少的要素,有?#20973;?#30340;历史,是抒写画外 之意,彰显画内之旨,书画呼应、相得益彰的重要艺术手段。 近代以降,西风东渐,传统的文人画遭 遇革命,不能不殃及题?#31232;?#24352;仃早期的水墨画从不题跋,与此应当有关。 “文革”后期,饱受凌辱、身心受到巨大创伤的张仃, 栖息在京郊西山废弃的农舍, 与山林为伴,抚 今追昔,迷茫感慨,而与黄宾虹 的焦墨山水小册页的朝夕相处 ,日?#23637;?摩,不 经意间,审美趣味也得到一次升华, 这便是张仃晚年焦墨山水的由来。 就是从这个时候起,张仃开始在画上题?#31232;#保梗罰?年,张仃首 次在《书画 缘》上题长 跋,叙述十年前在 没有 资?#21916;?考的 情况 下绘下 的曹 雪芹肖像, 竟与新发现的清人陆厚笔下的曹雪芹白描小像完全相同,?#32769;?#20043;情溢于?#21592;恚?#31216;“余不文,但与金玉缘作者有画缘”,夫人陈布文的旁题进一步挑明题旨:“吁嗟 , 有缘时间空间无 所用其阻力 ,屈原、李?#20303;?#30707;头以至迅?#35752;?#24040;?#24120;?#24847;到?#20301;遙?#20284;曾相识”,此中表达的意 趣,是传 统文人士 夫特有的风骚之意。值得一提的是,十年前画的曹雪芹孔武魁?#22467;?#33521;气逼人,几乎占据整个画面,并无题跋,而十年后的曹雪芹比例大大缩小,退居远处,苍老了许多,平添几分沧桑?#23567;?br />     张仃在画上题跋, 某种程度上可以看作是对传统文人画的回归。 ?#27426;?#27665;间草根的趣味,革命者的精神气质,加上“大美术家”的艺术背景,使他的画跋与新旧“文人画”有本质上的差异。
    ?#20445;梗福?年冬 张仃在 焦墨巨作 《?#24328;?#36190; 》题下?#27426;?#24778;天地、泣鬼神的长?#31232;?#27492;画依据画家该年秋赴?#38470;?#37319;风在南疆戈壁滩中遭遇的一片?#25293;?#26519;创作而成,阳舒阴惨,气势逼人。 其中这样题道 :“?#20445;罰玻?#24180;大地震毁城,?#25293;?#20134;罹难 ,有拔 地而出,有?#29421;?#20026;二,枝杆触地而复生。 经数百年风沙雨雪,尚余数十株 ,高 五六丈 ,腰十余 围,或俯 或仰 ,扭曲变形,折 钗?#26705;?#23627; 漏痕,旷 远绵邈,岩岫杳冥,既不堪为栋梁,亦不能制舟车,其状如狮如象,如龙如虎,如金刚,如厉鬼,如问天之屈子,如乌江之霸王,吾徘徊终日,不能离去。夜?#24328;?#22330;,次日再?#33579;视?#31179;雨,怅怅而返,但?#24328;居?#28789;,绕我不去……。想?#24328;?#21463;日月之光华,得天地之正 气,因 生命之?#26159;?,不屈不挠,或死而复生,或再抽新条。风雷激荡,沧海桑田,念天地之 ?#26420;疲?#23454; 为中华大地之 罕物,民族精 神之象 征。 太史 公为豪 杰立 传, 吾 为巨 ?#25964;?#31070;, 人画松柏以自况, 吾为杨柳竖丰碑, 使千载?#25293;?披图可鉴。”《?#24328;?#36190;》无疑就是张仃的自画像,其感人至深的跋与回肠荡气的笔墨,准确地演绎了中国画“气韵生动”、“天人合一”的内涵,堪称千古绝唱, 对于理解张仃晚年的心路历程及艺术?#38750;螅?#26377;着极重要的价值。类?#39057;?#24847;境,在《清奇古怪》、《万古长青》、《腾格里沙枣树》 的跋中有相应的表达。
    张仃的画 跋,内容 丰富,不拘一格 ,最 常见的是?#21355;?#24863;怀与创作心得,其中充满着现世关?#22330;?#33609;根气息,洋溢着丰沛的人文精神与家园意识,这在《石庙?#24248;印貳ⅰ?#29141;山莲 花池长城遗迹 》、《苍岩奇秀图》、《山鬼故家》、《高山仰止》、?#29420;?#27743;老街》、《秋到居?#26500;亍貳ⅰ?#32479;万城》、《无定?#21360;貳ⅰ队?#38376;口》、《太岳石屋图》、《天梯》、《老井》、《山深春到迟》、《同乐堡古榆》、《红石峡》、《座岩口?#25239;狻?等的跋中有相应的表达。由于具备高超的文学素养与古文功底,这些跋写 得言简意赅、回味无穷,如《太岳石 屋图》: “太行 多石屋 ,石 灶、石坑 、石 桌、石凳 ,泉鸣 如石琴,山民?#31561;?#30707;,厚如石,坚如石,昔年造石雷以御敌,此为辉县八里沟一石村也。 ”堪称一篇微型的美文;再如《老井》:“壬申岁始,走访杨家岭。 瞬间半 世纪,旧地 重?#21361;?#32676;星 陨落 ,石屋尚 存,井 台冰封,泉水喷涌,可煮小?#23383;?#26524;腹,可烹茶论艺。寒冬已过,将有雁群飞鸣长空,大地?#27492;鍘?rdquo;一个革命艺术家的风?#26705;?#21628;之欲出;再如《秋到居?#26500;亍罰?ldquo;余多年画燕山长城,慕田峪、莲花池、八达岭皆为我师,庚午秋与友人再至居?#26500;兀?仍觉匆匆, 人生亦匆匆,造化深不可测,欲达天人合一,须终身求之。 ” 张仃对艺术的?#27425;?#19982;虔诚,由此可见一斑。还有更绝的,在《庐山锦绣谷焦墨》里,画?#33402;?#26679;题道:“吾伟儿插队十年,伐木采茶,不择衣?#24120;?#19981;?#36843;?#36785;,遇假日只身入谷,仰卧石上,望流云与飞鸟。 吾思吾儿,亦思庐山久?#21360;?辛?#40092;?#22799;有艺人讲学会之举,吾欣然应邀。 会?#29421;?#23665;数日,四访锦绣谷,于烈日下写此卷,以慰吾儿,并以自慰。”一位大艺术家的?#38706;?#20043;情,跃然纸上。 张仃不?#21592;?#30340;,而以亲临儿子插队之地写生这种艺术之举, 来表达对儿子的抚慰之情,并且自慰,堪称绝无仅有! 这是一位大写的人,也是一位大写的父亲,而非世俗意义上的好爸爸。
    张仃的跋是他的画不可缺少的注释, 也是他艺术思想最美妙的载体。读了张仃的跋,再来体会他一贯倡导的“写生”、“深入生活”的理论,就能获得立体的、栩栩如生的感受,相信这是颠扑不?#39057;?#33402;术真理
(?#37066;牽?#27492;文断断续续 写了好些时 日,正是张仃先生病危住院期间,令人?#22841;?#19975;千。今天上午刚写完最后一个字,就听到他辞世的消息。谨以此文悼念这位伟大的艺术家。)
 
 资讯排行
    张继山:笔耕在艺术的原野上,?#25293;?..(2767次)
【美术资讯】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...(1965次)
著名书画家李征(墨龙)先生应邀参...(1510次)
新?#36125;?#20070;画艺术领航者——刁锋(940次)
著名画家陈淑珍女士应邀参加青岛易...(556次)
“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迎接第十三...(322次)
著名书画家孙学艺作品赏析(304次)
 最近展览
·2017年中国国家一级美术师郑世武画 浦东新区世
·“象外追维”?#36745;?#26480;大写意花鸟画展 红桥?#36125;?#34903;
·“行一带一路,品墨韵中华”-全国美术 中国国家画
·痕迹:2017瞿顺发水彩画画展 广轩路29
·信?#35270;?#20043;——方广智访问学者山水画作品 中央美术学
·张继山丁酉新作画展 龙亭东路7
·“书画同源”著名画家张志民作品展 东三环弘燕
·至朴文脉 往来传新——中国画名家七人 壮阁美术馆
·“艺术未来”2015(中山)第二届国 中山博览中
·彩绘中原程颢情郑州市第一届花鸟画作品 郑州市升达
·墨韵新象-尹晶华水墨人物画展 东莞市城区
 
关于中国美术协会网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著作权与商标声明 | 法律声明 | 服务条款 | 隐私声明
授权者版权所有©2019
电?#22467;?10-62873646 传真:010-62873646 电子?#27663;[email protected] 联系QQ:2516323857
 
今日码报开几号 极速时时万能规律 老版本128棋牌 时时彩万位6码100% 3d2011318期6码预测 北京pk10免费计划网址 后宫肖是哪些生肖 彩票系统定制 手机棋牌游戏赚钱 江苏五分快三计划预测 龙虎赌博的高概率